求小说《娇蛮萌妻拐回家》全文免费阅读资源!

小说:娇蛮萌妻拐回家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皮落落

角色:皮落落沈煜榕

简介:一不小心惹上霸道总裁是种怎样的体验?聪明伶俐的皮落落遇上精若如狼的沈煜榕,以为会死的很惨,谁知被强行带着一路虐渣打脸!逆袭人生,走上巅峰!金陵市无人不知,沈煜榕宠她入骨,捧手里怕摔了,含嘴里怕化了
而当往事真相一一揭开,她才知道,他们情深缘更深……

书评专区

长生界:把武侠、神话传说、西幻、玄幻揉和在一起,而且和得生硬,不是我喜欢的风格……

史上最强内线:越到后期越两人化的文,没前期好看,因为创意已经卖光了。

无限杀路:真人当年还是很刚的杀杀杀

娇蛮萌妻拐回家

《娇蛮萌妻拐回家》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9章 老手开车

恰好苏辙见完顾客,从楼底下的会议厅离开了回家,看到皮落落和此外一个人在不远的地方擦身而过,一双桃花运双眸闪出惊讶,继而悠闲自在的进到了总裁办公室。
一进到公司办公室,便两手撑在沈煜榕眼前的桌子上,一脸八卦样:“是不是你又欺压那一个妹纸了?”
“怎么会?”沈煜榕专心致志的看见面前的笔记本,纤长的手指尖灵巧的敲击着电脑键盘。
“那便是你运用岗位职责,进行了哪些龌龊的事儿!”苏辙取回手,腹黑的一笑。
沈煜榕姿势停下来,抬眸看见苏辙,薄唇慢慢激起:“不过是帮她打赌罢了。”
“工作时间打赌?这并不是你的行事设计风格!”苏辙外露吃惊的神色。
沈煜榕垂眸,再次手里的工作中:“你想多了。有一些事儿不可以开心的过早。”
“因此你又傲娇了?这不合理啊,为何你在这一坐,一副冰川脸还能撩妹子?我我单身男女多少年了!何时也可以让我来为激素而欢呼!”苏辙抬起挠了挠有一些杂乱的秀发,桃花运双眸里摇荡着腹黑的笑容。
“你需要**?”沈煜榕浅浅的目光向着苏辙嗤之以鼻的看过以往。
苏辙腹黑一笑,装作嘴巴微抽的模样,身体往沈煜榕这里,靠近了一些:“哥哥,你如今老司机十分溜啊!我说的是为漂亮美女喝彩为漂亮美女欢呼,荷尔蒙爆棚噼噼啪啪,跪倒在石榴裙下!”
“这并不或是**吗?”沈煜榕薄唇微勾,想着还敢和我玩文字类游戏,抬腿一脚向着苏辙的臀部踢了以往。
苏辙“嗷”的一声,身体向前倾了一些,赶忙一手扶着墙面稳住身体,痛苦不堪的讲到:“哥哥,我讲错哪些了没有?你如今污到漂白液也漂变白!但是你系系这些年,是时候升旗仪式了!”
说起“驾车”这类问题,沈煜榕算得上初学者,谁也老但是苏辙。
沈煜榕眉梢微皱,转头看向一手揉着臀部的苏辙,声线浑厚:“哪些升旗仪式?”
苏辙春风得意的挑动了眼眉:“你需要搞清楚,阳光并不是唯一在早上冉冉升起的物品。”
沈煜榕冰凉的视野闪出一丝了然,一拳紧握:“难道说我没泡妞的情况下,全是无精打采?你再敢说一次试一下?”
这但是牵涉到男生自尊的问题!
他锋利的视野宛如一把用刀,狠狠地的打在苏辙的的身上。
苏辙连连摆头摇头:“小的不敢不敢,但是哥哥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你总算取得成功让我带进入车内了,并且时速要比我快千倍!”
沈煜榕嗤笑了一声松掉握拳,将一份U盘丢到了苏辙的眼前:“少废话,把上一个月的季度报告分类整理一份,下面我们要拿到好多个大新项目。”
……
皮落落和这位朋友打胜赌以后,在别的朋友的捣乱下,皮落落立刻取得了两百元的筹码。
她乐滋滋的冲着钱亲了几口,随后将钱收上去的情况下,突然意识到一个艰巨的问题。
在这个筹码逐渐以前,她们聊的议题是她为什么一直被警示扣**?是否惹恼了什么人?
而她居然心宽的跑去打赌,忘记了这件事情?
她立在过道的墙体上,用头砸着墙面,追悔莫及。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立刻她的智能手机就振动下去。
开启一看是企业行政人事出文。
“最近我公司上班期内发生一些安全隐患。大家比较严重注重,工作期内,所有人不能做无关痛痒的事儿,不然扣减整月**。”
这信息就好像烂摊子一样,皮落落拿着手机看完,焦虑不安的差点儿将手机丢失出来,又赶忙握在手上。
想了想,她赶快给沈煜榕发过一条信息内容,随后又发过一个微信发红包。
“公司通知你看到了吧?麻烦你信息保密!千万不要让公司领导了解!”
类似过去了一分钟,微信提示大红包已被领。
随后进去一条信息内容。
“好。”
她看到的情况下偷偷地笑了起来,又不满意的叮嘱了一句:“如今你收了大红包,大家便是一条绳上的蚱蜢,信息保密感激不尽。”
总裁办公室里的沈煜榕看到了,还算得上相互配合,又耐着脾气回应了一条,此次还多了几个字。
“我能信息保密。”
她璀璨的笑了笑,两手背在背后,高高兴兴的返回办公室里。
皮落落由于打赌获胜情绪自始至终非常好。
殊不知第二天清晨的好梦则是被一连串的信息声猛地震醒的。
她手指尖轻轻地按住开启键,娴熟的键入解锁密码,打开手机之后发觉手机微信达到九十九条以上的消息提示信息。
挣脱着站起来,靠在床柜上,好奇心的一看,瞬间诧异得瞪圆了双眼。
朋友花朵给她发过来了无数个信息内容。
“我讲落落呀,你还是记不记得与你打赌的那一个同事,刘婉婷!她今日在企业里群发消息了一张照片,说成以前看到一男一女走入了同一个卫生间里,大伙儿争相猜想他是谁……结论有些人认出来了就是你……”
“你还是并没有醒来吗?大伙儿都说你跟一个男人在卫生间里做着不言而喻的事儿,刘婉婷你说那影子尤其和你,还虚情假意的说,如果了解就是你也不放出来啦……”
“你快出来啊,大伙儿都是在骂你嘞……”
她牢牢的握着手机上,一条一条的看过下来,见到最终面色苍白了一些。
与此同时也看到了刘婉婷发来的相片。
那张相片是她当时在参与终极面试的情况下,在卫生间大门口和沈煜榕由于借西服套装的事儿争吵,想不到竟然被别人给翻了出去。
更可恨的是这一刘婉婷仍在群内煽风点火。
“我就真的是吃了,平常自身说大话说些什么能看到首席总裁能进入总裁办公室,我觉得全是拍戏,事实上是去干什么龌龊的事儿了吧!”
“就是啊,我才不敢相信她能进入总裁办公室呢!”
“真的是无耻!大家的首席总裁岂是贱货能胡编的!”
她见到最终,发现大伙儿骂得话都类似,深吸气一口气,站起来在卧室里来往返/回的往前走,千辛万苦恢复了心态以后,这才匆匆忙忙的赶来企业去上班。
而前去企业的道路上,她勤奋理智的剖析着。
也许这一刘婉婷是看见自己打赌获胜不服,又带上一群妒忌自身可以进到总裁办公室的人来下手应对自身?
刘婉婷,我此次倒是记得你了!
皮落落一进到办公室里,就被不太熟的朋友狠狠地的扯住了领口,向着墙脚里推了以往。
她推挡一个紧抓,伸出手拉开面前的朋友,声色俱厉道:“这也是干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皮落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eslieyu.com/book/1302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