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先生离婚求放过最新的章节怎么看?

小说:霍先生离婚求放过

小说:霸道总裁

作者:南烟

角色:南烟霍北冥

简介:五年前,她求他信她,他不屑一顾
五年后,她愿意终身不嫁,他却死缠不休
南烟说:霍先生,我错了,求你放过我
他说:放过你,除非我死

书评专区

最后一个炼金师:干草,《大数据世界》作者新书,开局很一般,整体偏白,逻辑差,有此类文一贯的毛病。书荒可看

二次元大魔王:后宫综漫文,力量体系略乱,有些小毒点无伤大雅。作者脑洞不小,不少情节写的蛮搞笑的,值得一看主角不抽烟好评,受够了某点的大黄牙主角们 。后面是代写,不要看。

极度尸寒:黑暗流 套路 一切都是套路 主角封印自己记忆害死别人一家 功力大进 后面才说出来合着开始 主角这么搓是作者故意的 写作手法的胜利 如果按顺序写反而不怎么样了 3.5星

霍先生离婚求放过

《霍先生离婚求放过》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6章 孩子何罪 命都不要了

“老霍,那一天在君王舞蹈那一个女的真的是南烟吗?我滴天啦,南烟怎么会变为那一个模样,南烟那时但是我们心中中的极品女神,这转变这真是太难以置信了。”王思聪瘫坐在沙发上,一边刷手机,一边刷着新浪微博,一脸的寂寥心寒,唏嘘不已。
“你说这一给南烟漂白的贴子到底是谁写的,分享量还这么大,毫无疑问有些人在背后操纵新闻媒体。”
王思聪很好奇,究竟是谁写的这一贴子,并且仍在第一时间获得了关心。
他突然抬头看了霍北冥一眼询问道:“该不容易就是你吧?”
霍北冥并没有回应,至始至终背朝王思聪坐到老板椅上,望着高楼大厦下草芥一样的天下苍生。
近两天微博上发生了一张贴子写“小孩何罪,为了宝宝倾尽所有舍弃自尊的妈妈何罪”。
这篇贴子一发生便马上被分享,一瞬间变成微博热议话题讨论。
冬儿跳楼自杀是那一个令人心痛流泪的情景,南烟不顾一切纵身一跃相伴的崩溃,被别人传入了在网上。
很多人又逐渐斥责,谴责这些围观群众就随便辱骂,点评,诽谤她人的人,但是谁又未曾参加在其中呢?
文本是剑,吃人不吐骨头。
可对霍北冥而言,这些字更好像烧红了电烙铁,一字一句烫在他心中的那一个缺口上。
疼,连吸气全是痛的。
手机上忽然传来,霍北冥看过一下手机来电显示快速接了下去。
“老先生,大家查到了南小姐在酒吧跳舞这件事情确实有些人抵毁运用新闻媒体将事情变大发醇,背后关键大家也找到,但是他只说成有些人给了他五百万,让她如此做的,对于到底是谁他也不知道,另一方是根据互联网跟他联络的。”
霍北冥静静听着,一言不发。
到底是谁?谁在身后要置南烟于置之死地?
另一方见霍北冥并没有反映又询问:“老先生,那这个人我们要怎么处理?”
霍北冥沉默无言,很久才讲了一句话。
“以眼还眼。”
另一方沉默无言少量人行道:“搞清楚。”
霍北冥正欲挂掉手机,那头又张口了。
“老先生,大家还查出南小姐在牢房确实生过一个孩子,但是那一个小孩生下来就已经去世了。如今这一小孩是南小姐牢房里一个犯人的小孩,那人已经去世了。”
霍北冥的砰的一声想是要爆开一样,握下手的手机上一瞬间千斤顶重,击垮他举起的胳膊。
并不是血缘关系的。
她在牢中生的是个胎死腹中。
他深吸气,闭紧着眼睛,不敢想像以前她所历经的界面,内心像放进去一块大海棉,堵的即将室息。
随后再拿起手机讲了一句:“用慈善组织的理由给冬儿捐助,给她和霍忆凡一样配置最合适的诊疗标准,全部花费我一律担负。”
王思聪听见霍北冥得话,激动的从沙发上坐了下去。
“老霍,你总算肯积德行善了,但是你为啥要根据慈善组织,立即给南烟不太好吗?或许你们,你们还能够那一个……”
他想说或许她们还能有和好如初的机遇,但霍北冥利刃一样的眼光扫过来的情况下,王思聪马上闭拢了嘴不敢再多讲一个字。
……
南烟收到医院门诊通告,有慈善组织想要支助冬儿,并给冬儿给予最合适的诊疗标准。
这也是这么长时间至今南烟听见的最令人高兴的信息,她给医生深深地鞠了一躬,再三感激,并没多问有关慈善组织的事。
南烟和冬儿可算得上好运,从十楼往下跳后,出现意外的挂在了七楼生活阳台的外接的电动晾衣架上。
南烟那时候死拽着冬儿,手脱臼了都没有放手。
九死一生以后,由于那篇替她漂白的新浪微博,很多人自发性到医院门诊看来他们母女俩。
送礼,送物,南烟也没有见她们。
他们的礼品,她们的钱,南烟原封不动的退回。
南烟只给想要给冬儿做骨髓配型的大家,鞠躬礼,感谢。
这五年,无论是在牢房或是如今,南烟做的较多的便是鞠躬礼,感谢,致歉,道歉。
但是管用吗?
冬儿尽管命仍在,可冬儿的心已经去世了。
她被确诊出患了中度抑郁症,不愿相互配合医治,不肯跟其他人触碰,像只受惊吓的小猫咪缩在医院病房的角落,不许所有人挨近,就连这世上唯一和她不离不弃的母亲都被她狠狠地的回绝在外面。
南烟从并没有那麼崩溃无奈过,她低声下气,舍弃自尊,被别人当狗一样对待,却从来没有想过要舍弃。
由于她有冬儿,冬儿是她命,是她的魂,是她的一切。
但是如今,冬儿不必她了,她连自身的命都不要。
“烟烟,我带小凡一起来看看冬儿,小凡是冬儿好朋友,或许冬儿想要见他。”
南烟蹲在冬儿医院病房的大门口,仰头时看到了黄芷晴拉着惨白孱弱的小凡立在阳光之下。
她突然想起了护理员梅姨得话,梅姨说成小凡的母亲以及小凡一起来看冬儿时,不小心让冬儿看到了小视频。
不小心?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不小心,怎么会那样巧黄芷晴给她免费送手机,一切但是全是她黄芷晴的谋情。
五年前她害她坐牢,五年后,她不但绝不放过她,连个患有大病的小孩都绝不放过。
她内心有一只不理智的恶犬要想不顾一切冲过去咬掉这一女性的颈部,可是她不可以,她是丧家之犬,她连霍夫人的一个小指都斗不赢。
忍,除开忍,她还能干什么?
“你们回去吧,冬儿不容易见你们。”
南烟缓缓站立起来攥着握拳,咬着唇一字一句的说着。
“烟烟,我明白你对我有建议,但是我也是好想着要帮小孩。”
“大姐,让我进去看一下冬儿吧。” 小凡细声乞求。
黄芷晴温柔体贴,低声下气的去抓南烟的手。
南烟最避讳他人碰她的右手,几乎是条件刺激的甩掉。
黄芷晴高跟鞋子一崴,浮夸的跌倒在地,尖叫一声。
小凡见妻子被推倒,很生气的冲过南烟的眼前指向她,鄙夷瞪着南烟高声的吼道:“你为啥打我妈妈,你是个绿茶婊,你不配做冬儿的母亲。”
小小小孩,放眼望去怨气。
乃至得理不饶人的向前踢她,着手她的胳膊咬她。
南烟吃疼,将他拉开。
小凡一不小心绊到了黄芷晴的脚,摔倒了嚎啕大哭下去。
“南烟,你在干嘛?”
霍北冥冷厉的声响从楼梯道传出,南烟看见地面上这对被她欺压的母女勾唇挑动敏感的强颜欢笑。

                           

原创文章,作者:南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eslieyu.com/book/1303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