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龙卸甲》秦苍穹,冠军侯 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见龙卸甲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陈行者

简介:龙战于野,其血玄黄
一代武帅,护国保家
无论谁者,敢逆龙鳞?天下枭雄,一剑斩尽!

角色:秦苍穹,冠军侯

见龙卸甲

《见龙卸甲》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第1章

炎夏,西境。

武盟,兵马总部!

八十万大軍人海,浩浩荡荡,齐聚演武场!

坦克,战斗机,重型洲际导弹车,战用装甲车……队列成型!

放眼望去,形成一道迷彩色钢铁洪流!

演武台正中央,指挥台上。

秦苍穹一身墨绿戎装笔挺,站在台上。

他,正在接受,武盟最高的册封!

两名帝都而来的册封大员,手持圣旨,以及加官进爵的武部大印,正……对秦苍穹进行最高级别册封!

他,本就是西境战神,战功盖世!位列武部至高!

而今,他将……再封一阶!

被册封为:

西境,冠军侯!

蟒袍披身,功冠全军!

一人之下,亿万之上!

他,将成为西南疆区武部……真正的,武部之巅!

“奉天承运,万岁诏曰!”

“今,册封西境吞龙营,八十万禁卫軍教头,秦苍穹,为——冠军侯!”

“从此,可号令八方,与天同齐…!!”

两名帝都要员,手捧着圣旨,面色凝重,声音浑厚,下旨道!

秦苍穹,一身戎装笔挺,站立原地,接受册封!

他,身为冠军侯。

即使,见圣旨,也无需跪拜。

功高盖世,他有特权,可站立接旨!

“叮铃铃~!”而,就在此时,突然……秦苍穹的私人手机铃声,突兀的响起。

秦苍穹微微一愣,他的私人手机,多少年了,从未有过来电。

因为,他秦帅的电话,是军事机密,无人知晓。

可,今日此时……这个沉寂多年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他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一则江南的来电?

秦苍穹顾不得册封大典,当即摁下了接听键。

“爹爹……我是小鲤……你在哪里?快来救救我……”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道惊慌失措,可怜兮兮的小女孩求救声。

当听到这个电话,秦苍穹瞳孔一凝?

“小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秦苍穹惊疑不定问道。

可,电话那头,那小丫头却声音轻颤,道,“妈妈跟我说,你就是我爹爹。
我叫秦小鲤……我妈妈,叫宋怜星……”

“我还有个双胞胎哥哥……叫秦小蛟。

“妈妈让我打电话给你,让爹爹你来救我……”电话中,小丫头声音颤抖,说道。

轰~!!

当听到,‘宋怜星’这个名字时,秦苍穹的瞳孔,骤然一缩!

是……是她?!

那个,唯一与秦苍穹有过肌肤之亲的女人!

那个,七年前……最终分别,发誓永生不再相见的女人!

宋怜星!@

七年一别!

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给自己……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子?!

男娃,叫秦小蛟?!

女娃,取秦小鲤?

她,还是忘不了自己!

她,还是将孩子,认宗为秦家血脉。

这一刻,秦苍穹的身躯,一颤!

“爹爹,求求你……快来救救我……妈妈和哥哥,都已经失踪了……我一个人躲在江南……好怕……他们全城都在通缉抓我……”电话那头,秦小鲤声音颤抖,带着惊恐。

唰~!

听到这句话,秦苍穹的瞳孔,骤然一缩!

“小鲤,别怕!爹爹马上过来救你!”

秦苍穹声音凝重,对着电话那头回道!

可,电话那头,女儿的求救声刚说到一半……电话,就被挂断了。

“小鲤?!小鲤?!!”

秦苍穹握着手机,面色凝重焦急喊道!

可电话那头,已经彻底挂断,没有了任何回应!

轰!

秦苍穹的瞳孔,骤然一缩,一股杀机冲天而起……!!

女儿在江南,危机!

而他此时,还有何心情,参与这册封大典?!

“哗!”秦苍穹猛地扯开披肩在身的那件大帅蟒袍!

而后!

“轰……!”他整个人,腾空一跃,冲天而起!

身下,整片册封指挥台,瞬间被一股巨力轰塌,烟尘弥漫……!!

站在台上的那几名帝都大员们,都被吓得身躯倒退。

“轰啦!”一声巨响!

秦苍穹身躯,从高空狠狠落地!

落在数十米外的军区演武场地面上!

脚下地面,瞬间龟裂蔓延!

“来人……!!”秦苍穹面色冷戾,一声怒喝!声震如雷!

“给我调动十万人马,大营封锁,随我下江南……!!”

他的声音,回荡在演武场高空,如雷回震!

尔后,他身影如龙。

一步一步,朝着前方战斗机群走去。

四周,所有守卫,齐齐稍息敬礼!为他让开一条道!

“秦武帅,你的册封大典还未结束!圣旨还未接下,你要去哪里?!”演武台废墟中,那两名帝都大员,面色震惊焦急,大喊道!

“今日你若离去,这‘冠军侯’的册封,可就没了!万岁爷的册封,只有这一次机会啊!!”两名帝都大员大喊劝道!

可秦苍穹的回答,却只有一句话,“这册封!不要也罢!!”

此时此刻,女儿危在旦夕!

他秦苍穹,还有何心情,接受册封?!

冠军侯?!

不要也罢!

一人之下,亿万之上?

不封也罢!

天下兵马大权,又有何用?!

没有什么,比他女儿更重要……!

秦苍穹身影腾空一跃,直接……跃上了一架战斗机!

“轰……!”战斗机引擎瞬间启动!

而后,整架战斗机腾空而起……

瞬间划破天际!

与此同时!

身后演武场,无数守卫,齐齐跨上战车……!!

整整,十万守卫,点兵在列!

浩浩荡荡,朝着江南方向……碾压而去……!!

……

江南。

医院,病房内。

一名七岁小丫头满身淤青,脸上还有一个红肿的掌印,她蜷缩着爬到病房窗台口。

本是粉雕玉琢…被人呵护的年纪。

可此时,她那对水汪汪的眼眸…却带着害怕…颤抖。

窗外楼下,是相距数十米的地面。

稍有不慎,小丫头便可能失足摔落。

“小鲤,你乖乖下来。
只要你把密码说出来,阿姨保证……不会再打你。

林雅站在病房内,美眸带着柔和,盯着窗台上的小丫头,缓缓哄劝道。

只是,她手里那根皮带,却出卖了她的狠辣。

秦小鲤娇小的身躯蜷缩在窗台上,小脚丫颤抖着往外边挪动了一步。

“不说!我不说!”此时的她,那稚嫩的脸上,却满是恐慌。

“小鲤,阿姨是为你好。
只要你下来,乖乖将你妈妈的保险箱密码告诉阿姨,你以后的日子……都由阿姨来照顾你。
”林雅语气平静,劝说道。

“小鲤你还小,你妈妈离开前……曾将你托付给我,那阿姨自然是要照顾你。
你一个人,还管理不了这么巨额的资产,让阿姨帮你打理。

林雅满脸假惺惺,装出一副和善的模样,只希望秦小鲤这丫头,能出来。

可,秦小鲤却蜷缩在窗台外,“你骗人……我妈妈之前就告诉我……说林姨是坏人…不能信!”

秦小鲤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雾气,蜷缩在窗台外,孤零零无助。

这些日子,她躲在医院病房内,东躲西藏……最终还是被抓住了。

林雅使劲了一切狠辣手段,辱骂、殴打、扇巴掌…试图逼迫秦小鲤说出保险柜的密码。

可秦小鲤却咬紧了牙关,守口如瓶,硬是没有透露一个数字。

见到这小丫头,怎么都不肯下来。

林雅那精致绝美的脸色,终于有些不耐烦了。

她的瞳孔,被一抹冷戾狠辣所取代,“臭丫头,你今天不乖乖合作,你会跟你失踪的母亲和哥哥一样,没有好下场。

“今天哪怕你从窗户上跳下去,也没人救你。

林雅手中攥着那根皮带,缓缓朝着窗台走来。

“你若不老实交代密码,我让你生不如死!”

秦小鲤卷缩在窗台上,大眼睛有些通红,倔强道,“我爹会来救我的……”

这,是三日前,母亲告诉她的。

爸爸,会来找她。

而林雅,听到小丫头的这句话后,竟是笑了,笑得嘲讽。

“爹?你有爹么?你那个死老爹……七年前,估计就已经死在了海外。

林雅的声音轻笑嘲讽,“你只不过是一个有爹生……没爹养的野丫头!”

“今日,只要你乖乖说出密码…我说不定会放你一马。
否则……”

林雅的眼睛,缓缓眯起。
那漂亮的眼眸中,浮现出一抹…与容貌截然不同的狠辣杀机。

她倏然,对身后的手下们,打了个手势。

“上,抓住她!”

身后,那四名手下面色冷戾,掏出一根根电棍,疾步朝着窗台包抄而上!

‘噼里啪啦!’电流的爆响声,穿透在空气中。

这是,要用电刑!

一根根电棍发出爆响,四名手下冷戾凶横,缓缓包抄而上。

当,见到这恐怖的电流时。

窗台上,秦小鲤…俏脸煞白,小贝齿紧咬着嘴唇,只能……眼睁睁看着,那群恶人拿着电棍,朝自己越来越近!眼看着,自己彻底无路可逃。

“轰……!!”就在此时,突然…病房那扇紧紧反锁的门,被狠狠踹开!

病房内,林雅和手下们,面色猛地一震?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扭过头去!

只见,一名身穿黑衣西装的青俊男子,正缓缓站在病房门口。

黑衣西装笔挺,皮肤白皙儒雅,一身气质,宛若书生。

那青俊男子,缓缓抬腿。

脚下皮鞋,一步一步,跨进了病房内。

“谁说,她爹死了?”

他走进病房,那对儒雅透彻的眼眸,平静的盯着林雅众人。

“你……是谁?!”林雅俏脸微微一愣,美眸警惕狐疑,叱问道!

那青年,目光清澈平静,就这么直视林雅。

“七年未见,你……这么快就忘了我么?”

林雅美眸微微一愣?瞪眼一看,目光有些恍惚??

这面容……似是,有些熟悉?

那青俊男子,眸光平静,缓缓开口,“我,就是秦小鲤的父亲。

唰~!

刹那间,林雅的身躯,猛地一颤!

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青俊男子?!!

此时此刻,那渐渐恍惚的记忆五官,才终于……变得清晰立体起来!

“秦……秦苍穹?!”

林雅的娇躯,竟是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退了两步,带着震骇!

七年前,这个名字……曾震惊江南。

这个青年,在江南惹下滔天巨乱。

而后,消失在了大陆。

据传闻,他偷渡到了海外……

这些年来,整个江南百姓,也几乎将他遗忘了。

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

死在了海外西方,死在了那一片战乱之中。

可。

此时此刻,谁曾想到?

当年,那个轰动江南的男子,竟再次…回来了?!

他……他竟还活着?!

他竟然,回来了!

秦苍穹目光微微一凝,一步一步,踏上前来。

“你,敢动我的女儿?”

这一刹,林雅的俏脸,变得震骇复杂!

她,竟是被眼前这个青年的身影,吓得有些娇躯轻颤。

这!

她娇躯,再次被震慑的……倒退了几步。

“就算你回来了又如何?!”林雅俏脸愤怒!

“当年,你畏罪潜逃!今日……你还能翻天了不成?!”

林雅绝美的俏脸,狰狞狠辣,冲身后的手下们一声厉喝,“给我上!打断他的腿!!”

唰唰~!

林雅身旁,四个健硕保镖手下,猛地跨步,朝着秦苍穹包抄冲了上去!

秦苍穹微微抬眸,目光漠然,扫视了一眼前方冲来的四人。

突然,他缓缓扬起了右手,淡然一挥!

“轰……!”最先冲在前方的那名保镖,还未来得及反应……整个人…直接被一股恐怖巨力…扇飞了出去!

第二名保镖,刚冲上前来……那只汹涌的拳头,刚要挥舞而上……

倏然,秦苍穹那只白皙的右手,已然化掌,朝着他的脸上……扇了下去。

“啪……!!”

那第二名保镖,整个人面色剧烈一颤……满口的牙齿,混杂着腥血……直接狂吐而出!

“呯。
”保镖的身躯在半空划过一道弧度,而后狠狠栽落在地。

后面两名保镖,刚冲到眼前……可,两人还未来得及反应。

他们只感觉,自己的下颚骨……一阵粉碎龟裂的声音,然后整张脸扭曲变形。

眼前的画面,天旋地转……第三名保镖,直接被轰飞出去!

“轰!”两名保镖的身躯,狠狠撞击在数米外的一堵墙壁上!直接将整个墙壁…都轰撞出一片凹陷龟裂,那名保镖的身子……死死卡陷在墙壁中,腥血狂吐。

秦苍穹缓缓掸了掸双手尘屑。

而后,微微抬眸,目光直视着林雅。

“你的人,好像不够我打?”

林雅:……

这!

这他妈!

四个顶尖的保镖随从,她花费百万年薪,才招聘来的顶尖保镖,就这么不出几秒钟的功夫……全都,横躺在地上了??

这简直!

这群废物,是吃屎的吗?!

林雅此时,美眸彻底震惊,难以置信!

七年前,那个被逼至走投无路的男子……此时此刻,竟强势归来?!变得如此身手恐怖?

这…怎么可能?!

而,与此同时。

病房窗台前。

小丫头秦小鲤,蜷缩所在窗台上。
她眨着雾气泛红的眼眸,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画面?

她的大眼睛,有些复杂莫名,雾气充斥…直直望着那个儒雅的男人?

此时,小丫头的思绪,有些不敢置信。

眼前,这个男人……

就是,自己的父亲?

“秦苍穹,你能打又如何?!”林雅那绝美的俏脸,在此刻,变得有些扭曲,“现在这个社会,你还以为,仅靠武力就能致胜吗??”

“七年前,你侥幸逃离!可今天,你再没这么幸运,能逃离江南了!”

“我倒要看看,你的拳头,能对付的了多少人?!”

林雅面色狰狞,冲着病房门外,一声厉喝!

“来人…!!”

她来到这家医院时,便调集了几十个手下随从前来。

那些手下,将病房走廊的前后出路,都给堵死。

为的是防止秦小鲤这丫头逃走。

而此时,门外走廊上那几十个打手,终于派上了用场!

双拳难敌四手。

就凭这秦苍穹区区一人,还真以为……自己有三头六臂不成?

七年前,侥幸让这个男人逃离。

七年后,他可再没这么幸运,能逃离江南了!

可,就在林雅一声叱喝后……

整个病房走廊外,却是一片安静?

没有任何回应?

“来人!听到没?!”林雅俏脸有些狰狞,冲着门外,再次尖锐喊道!

那声音响亮,几乎回荡在整条走廊上。

可,病房外,依旧是安静一片??

没有一人回应?

秦苍穹双手负背,平静的站在病房内。

“你不妨,出去看一看。

他声音淡然,缓缓提醒了一句。

林雅俏脸冰冷如寒,直接踩着高跟鞋,疾步朝着病房门外走去!

可当她,刚跨出病房门的瞬间。

她的身躯,便猛地一颤!

她整个人站在门外,宛若石化!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见龙卸甲》

                           

原创文章,作者:陈行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eslieyu.com/book/67618.html